首页 > 滚动 > 正文

到底是“想象”还是“想像” 家长和语文老师吵了起来


更新日期:2018-11-08 08:40:42来源:网络点击:1226559
1440 900,1440x900高清壁纸,1440x900,煤炭科学技术,煤炭行业现状,煤炭股票

  到底是“想象”还是“想像”萧山家长和语文老师吵了起来
  经过一番研究,我们发现这两个词还挺有故事

  在你的字典里,xiǎng xiàng是写成“想象”还是“想像”?

  近日,萧山的一位家长在论坛发帖,孩子在萧山一所小学读书,最近语文考试就有这样一道拼音填空题,孩子填的“想象”,被老师打了一个“叉”。班上好多同学填“想象”,也都是错的。老师认为,“想像”才是正确答案,最后还在家长群里做出了解释。

  但是,老师越解释,这位家长越疑惑。

  “从小到大,都认为‘想象’才是正确写法,难道我的语文是跟体育老师学的?”这位家长说,他查了字典,发现二者可以通用,“既然可以通用,那填‘想象’就不该算错啊?”

  为了“想象”还是“想像”

  家长和语文老师争论起来

  这位家长说,因为“想象”还是“想像”,他甚至和语文老师争论了起来。后来,语文老师用了很大篇幅,专门在家长群里阐述了自己选“想像”的理由——

  想象”和“想像”至今纠缠不清。你认为用哪个xiàng字更合理?1986年是分界线。不说历史,就现代汉语运用来说,“想象”和“想像”的纠缠是1986年以后出现的。1986年前是“想象”一统天下;1986年重新公布《简化字总表》,恢复了“像”字的使用,“想像”开始崛起。

  它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工具书肯定了“想像”的地位。比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旧版只收“想象”,新版则两者兼收,但以“想像”为主条,释义后注:“也作想象。”“想象”后只注“同‘想像’”,编者的态度是显而易见的。

  “象”适用于三种情况:

  1.作名词用,如“大象”。

  2.属于名词性词素,不能单用,用来构词,如表示形状、样子的“形象”“象征”等。

  3.属于动词性词素,不能单用,可用来构词,如表示摹仿、表现的“象声词”“象形字”。

  “像”适用的也有三种情况:

  1.作名词,指人物等做成的形象,如“画像”“佛像”等。

  2.用作动词,表示相似,如“你像他哥哥”。

  3.作介词用,有“比如”“如同”(这个意义不能单独作谓语动词,只能构成介词词组去修饰动词)等意思,如“像爸爸那样工作”。

  4.似乎、仿佛,如:雪梅好像什么都没看见。

  “有家长问我,到底是“想象”还是“想像”?现在统一:想像。我读书的时候是没有单人旁的,但是后来统一要求写单人旁。”这位老师最后下了定论。

  跟着字典一探究竟

  原来这两个词曾大变身

  对于“想象”还是“想像”,绝大多数网友都表示“傻傻分不清”。而且, 我们发现,这两个字的区分还挺有年代感的。年纪大点的,都认为“想象”正确。而三十多岁以下的人,都认为应该是“想像”。

  网友@米奇laile就说,“我们80后老师教的都是想像,我爸那一代写想象。”

  网友@纯妹也说:“我读书时老师教的就是想像,很好理解,想像的意思就是想一想,像什么,所以不难记,也没有这种困扰。”

  也有网友表示,按照手机输入法来不就好了?我们试了一下,发现无论是哪种拼音输入法,输入xiǎng xiàng,都会跳出“想象”和“想像”两个词语。

  好吧,钱报记者较真了,本着科(闲)学(着)探(没)究(事)的精神,搜罗了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这40年间出版的工具书,能找到的都找了来,一探究竟。

  先说1983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第二版,上面只有“想象”和“想象力”两个词,根本没有“想像”。

  再到1992年,王同忆主编、海南出版社出版的《新现代汉语词典》第一版中写道:“象”有“想像”的意思。但我们在组词中却没有找到“想象”一词,这本词典认可的用法是“想像”。

  这也印证了那位老师的解释:[xiǎng xiàng]一词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间确有一个“变身”的过程。

  然后到了2005年,商务印书馆的第五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“想象”和“想像”两种写法都对。但和那位老师解释的恰恰相反,这版词典里“想象”是主词条,并注明“也作想像”。同样情况的还有“想象力”和“想像力”。如果按照老师的解释,词典编辑者应该倾向认为,“想象”一词更常用。

  2016年最新版的商务印书馆第七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和第五版的解释几乎一样。

  资深语文老师见证

  “想象”和“想像”的交替变换

  杭州长青小学的书记王琪,教了31年小学语文,从自己当学生到参加工作当老师,她亲眼见证了语文课本里“想象”和“想像”的交替变换。

  “从我读书一直到参加工作的前十几年,一直都是写作‘想象’的,课本里也都是这么写的,从来没有人会觉得它不对。”王琪老师回忆说,“到上世纪90年代某一年,我们收到新教学规范,有一些字词改了,课本里也变成了加单人旁的‘想像’。”为了改掉之前几十年形成的用词习惯,写板书的时候,王琪都会特地留个心眼,每次写了“想象”,再加上个单人旁,“一开始很不习惯,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转变过来。”

  “硬掰”回来之后,“想像”这一写法已经在王琪脑海里根深蒂固。一直到前几年,王琪在板书时继续写单人旁的“想像”,听课的老师问她为什么加了单人旁,她才反应过来貌似又改过了。

  “后来,我们语文组的老师还在一块儿专门讨论过,原来又出现了‘想象’的写法,两种写法并存,而且没有单人旁的‘想象’成了主流。”王老师说,“我自己掰回来以后,这么多年已经改不回去了,还是习惯用单人旁这个,但学生们用两种写法都是认可的。”王老师说。

  钱报记者又问了杭州几位资深语文老师,基本都表示“跟着字典走”。杭州高级中学的寿婷尔老师说,“字典一直在修订,其实老师们更容易搞错。我一般都是查字典,也让学生查字典。”

  寿老师补充说,像这样换来换去的词语其实并不多,平时多留心就可以了。

  杭州高新实验学校的郑金平老师说,对于这种不太确定的词语,一般会让学生用常见写法,考试通常也很少会考这种比较模糊的区域。

  为什么会有“象”和“像”

  浙大教授专门写了一段辨析

  昨天,我们请教了浙江大学副教授、博导,浙江省语言学会副秘书长、常务理事史文磊,为了讲清楚两个xiǎng xiàng的区别,他特意写了一段辨析——到底是“象”还是“像”,一目了然。

  从学理上说,“想xiàng”应当作“想象”,不应作“想像”。“想xiàng”在此是动宾结构,“xiàng”是名词。根据《现代汉语词典》(第七版),作为名词,“像”是“比照人物制成的形象,比如画像、塑像、肖像”,意域较窄,所指一般都是人的像;而“象”则是“形状、样子,比如景象、天象、气象、印象、万象更新”,指称更广。

  根据系统性原则,显然“想xiàng”之“xiàng”用指称更广的“象”更贴切。权威词典《现代汉语词典》(第七版)把“想象”“想象力”定为主目,“想像”“想像力”定为附目,是有合理性的,应当以此为准。

  当然,从汉字的构造理据来看,“像”从“人”,人们大概会觉得写成“想像”更能展现词义,这也算是汉字在使用过程中的理据重构。这种情况在汉字历史上屡见不鲜。以往版本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对“想象”和“想像”主次地位的处理出现过摇摆,大概是采取了从俗从众的原则。历史证明,词典诚然是规范,但使用者最有发言权。一个词语的未来会怎样,还是掌握在大众手里。

沈蒙和

沈蒙和

相关:

平安养老险满额中标中央单位职业年金三大受托计划   近期,中央国家机关事业单位(以下简称“中央单位”)职业年金投资管理人选拔结果出炉,业内名单显示,共有包括公募、养老险、资产管理公司等19家专业机构获得管理资格,保险公司作为年金市场的主力军,此次共有8家机构中标,其中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平安养老险”)领衔获得三个受托计划项下的投资管理资格,达到中央单位投管人可参与计划的上限,继续领跑职业年金投管资格。   随着本次投管人招标结果揭晓,中央单位职业年金各项资格均选聘完成,即将成为全国首个正式进入运作的职业年金计划。其代表..

工信部发布软件企业百强名单 看看哪些上市公司入围

判朴槿惠下台的5名法官集体卸任 文在寅微笑授勋章文在寅给宪法法院前任院长李镇盛戴勋章(韩联社)仪式结束后,文在寅与李镇盛并肩离开。(韩联社)原标题:判朴槿惠下台的5名法官集体卸任文在寅微笑授勋章海外网11月8日电据韩联社7日报道,韩国总统文在寅当天在青瓦台为韩国宪法法院前任院长李镇盛(62岁)颁发授予了“木槿花勋章”。与此同时,金二洙等其他4名宪法法院前任法官,均被授予“青条勤政勋章”。图为韩国宪法法院的徽章在韩国,宪法法院又称“宪法裁判所”,享有广泛的权力,其中,违宪审查是其最基本的职能。此外,宪法法院可以裁定对总统、总理和法官的弹劾,以及决定解散政党。去年3月10日,朴槿惠被弹劾..

女店主代购境外服饰被认定犯走私罪 获刑10年原标题:代购境外服饰获刑女店主发“道歉信”珠海淘宝店女店主游燕发给顾客的一份“道歉信”,近日在网络上流传并引发关注。游燕在信中称,她做进口服装代购3年,被认定犯走私普通货物罪,判刑10年,罚款550万元。游燕的二审刑事判决书显示,她在香港购买并走私进境的服饰金额共计1140万余元,偷逃税款共计300万余元。昨日,游燕的丈夫万祈成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游燕代购的商品基本上是香港厂家通过顺丰快递境外直邮,并未履行相应报关手续。有专家提醒,从境外代购商品,但如果未向海关申报并超出规定的限额,代购回来进行二次销售并有获利,就构成了违法行为,..

融资难题已成死结?国务院金融委督导组在苏州找到新答案   “欧洲客户在等着我们的订单,而我们在等着银行的钱。”在江苏省无锡市经营着一家汽车模具公司的何志祥(化名)大倒苦水。   “不是我们不愿意贷,而是看不清、摸不透这些小微企业的风险。”被何志祥吐槽的银行也有难言之苦。   这是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(下称金融委)督导组日前在江苏省的两场座谈会上,两位主角的一场“隔空对话”。   融资难题,已成死结?苏州市给出了一个新答案。苏州从征信入手,搭建了一个连通70余个政府部门数据的共享平台,架起31万余户小微企业和近百家金融机构的信息桥梁,一..

相关热词搜索:1440 900,1440x900高清壁纸,1440x900,煤炭科学技术,煤炭行业现状,煤炭股票

上一篇: 郑州国际马拉松赛:在奔跑中细看这座城市
下一篇: 90后小伙常年饥一餐饱一顿导致胃癌